時間發生在150多年前,美國政府代表來到西雅圖,要求以15萬美元買下印地安人在美國華盛頓州布格海灣的兩百萬英畝土地,左手拿錢,右手拿槍,軟硬兼施,制之以力,誘之以利,動之以禮,索瓜米西族(Suquamish)的酋長西雅圖(Chief Seattle, or Seath)手指著天空,語重心長地開始了一段發人省思的演說,「How can one sell the air?」誠懇的呼求白人:萬物相連,人大自然、空氣與土地,本屬大氣的一部分,如何買賣?即使追求和平共存的酋長終究讓步,此演說卻成為環保最早的美談。
您怎麼能夠買賣穹蒼與土地的溫馨? 多奇怪的想法啊! 假如我們並不擁有空氣的清新與流水的光彩, 您怎能買下它們呢?
我的人民而言, 大地的每一部份都是聖潔的。 每一枝閃亮的松針、 每一處沙洲、每一片密林中的薄靄、 每一隻嗡嗡作響的蟲兒, 在我人民的記憶與經驗中都是神聖的。樹中流動著的汁液, 載負著紅人們的記憶。
當白人的鬼魂在繁星之中遊蕩時, 早已忘卻他們出生的家園。 但我們的靈魂從不曾忘記這片美麗的土地,因為她是紅人的母親。 我們屬於大地, 而大地也是我們的一部份。 芬芳的花朵是我的姊妹, 鹿兒、 馬兒和巨鵰都是我們的兄弟。 怪石嶙峋的山峰、 草原上的露水、 小馬溫暖的身體、 及我們人類, 都是一家人。
所以, 當偉大的白人領袖自華盛頓傳話來, 說他想要買我們的土地時, 他要求的實在太多了。 他說, 他會為我們保留一片土地, 讓我們得以舒服地過日子。 他將成為我們的父兄, 而我們將是他的子民。
因此, 我們得考慮你們的要求。 但實際上, 那是多麼不可能啊! 因為這是我們神聖的土地。 小溪河川裡波光粼粼的流水, 對我們而言, 不只是水, 而是先祖們的血液。倘若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 你們必需記住, 這是神聖的土地。 而你們也必定要告訴你們的子孫, 它是聖潔的,每一片清澈湖水的朦朧倒影裡, 都埋藏著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河水喃喃的彽迴, 是我袓先的聲音。
河水就如同我們的兄弟, 滿足了我們的乾渴。河水載運了我們的獨木舟, 並養育了我們的子孫。如果我們將土地賣給你們, 你們必定要教導你們的子孫, 它是我們的手足, 也是你們的弟兄, 因此,你必需對它付出關懷, 一如你對待你的兄弟一樣。
我們知道, 白人不能體會我們的想法。 他們就像夜晚到訪的異鄉客, 對大地予取予求, 每一吋大地對他們而言,看來都是一樣的。他們將大地視為敵人,一步一步地加以征服, 而非以兄弟之禮對待。 他無視於父祖的墳地, 他剝奪了子孫的土地, 一點都不在乎祖先們的勞苦與後代生存的權力。他對待他的故土及兄弟, 就如同綿羊與耀眼的首飾一樣, 可以隨意地買賣與掠奪。他的貪婪將毀滅大地, 而最後留下來的, 將只是一片荒蕪。
我真的不懂。 我們之間的生活方式是如此不同。 你們城市的景象刺痛了紅人們的眼睛。 但也許因為紅人們是野蠻人而無法理解吧!在白人的城鎮裡找不到寧靜。 聽不到春天枝葉迎風招展的聲音, 或是蟲兒挀翅的歡鳴。 但也許因為我是個野蠻人而無法理解吧! 這些喧鬧聲看來只會污損我們的耳朵。 假如不能聽到夜鷹孤寂的叫聲, 或是夜晚池畔青蛙的爭鳴。 那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我是紅人, 所以不明白。 印地安人喜歡微風拂過池面的輕柔細語, 以及午後陣雨所洗淨、或是被矮松所薰香的風的味道。
大氣對紅人而言是珍貴的, 因為野獸、 森林、 人類及萬物都分享著同樣的氣息。 白人似乎不在意他們所呼吸的空氣。 就好像死了幾天的人, 已經對惡臭毫無知覺。但是, 倘若我們將土地賣給你們, 您們必需記得, 大氣對我們而言是珍貴的, 衪與衪所養育的萬物共享著這份靈氣。
風,送來了我們祖先的第一口氣, 也帶走了他們最後一聲的嘆息。 假如我們將土地賣給了你, 你們必需維持祂的獨特與莊嚴,使祂成為一塊即使是白人也可以品嘗被花草所薰香的風的地方。 因此, 我們得考慮你們的要求。 假如我們接受的話,我有一個條件, 那就是白人必需對待大地上的野獸如自已的兄弟一般。我只是個野人, 並不瞭解其它的想法。 我曾經目睹被路過火車上的白人所射殺的千萬頭野牛,牠們的屍體被棄置於大草原之上任其腐敗。 我只是個野人, 無法明白這冒著煙的鐵馬居然會比我們為了生存而殺死的野牛更為重要。人沒有了野獸會變得怎麼樣呢?倘若所有的動物都消失了, 人類將死於心靈最深處的空虛寂寞。現在發生在野獸身上的事, 很快地就會應驗到人類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有著關連的。
你們務必教導你們的孩子, 他們腳下的土地, 是我們先民的遺蹟。因此, 他們才會尊敬土地, 告訴你的孩子們, 因為有著我們生命的存在,才使得大地更加地豐富。 讓你們的孩子知道, 大地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向來如此教育著我們的子孫。任何發生在大地上的, 必將同樣地降臨在祂的子民身上。假如人們唾棄了大地, 其實他們就是唾棄了自己。
我們知道, 大地不屬於人類, 而人類屬於大地。我們知道, 每一件事物都是有關連的, 就好像血緣緊緊結合著一家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有著關連的。現在發生在大地的事, 必將應驗到人類來。人類並不主宰著生命, 他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而已。他對大地做了什麼, 都會回應到自己身上。即使與他們的上帝能如同朋友一般相處的白人, 也無法免於相同的命運。畢竟, 我們都是兄弟。 我們知道一件事:終有一天我們會看到, 白人必將發現我們的上帝是同一位!
你們現在也許認為, 因為你們擁有神, 所以也可以占有我們的土地, 但是不能這樣。祂是眾人的神, 祂的慈悲平等地分享給紅人與白人。大地對祂是珍貴的, 對大地的傷害, 是對造物主的輕蔑。白人也終將滅絕, 甚至有可能比其它種族還快。如果你弄髒了自己的環境, 總有一天會窒息在你所丟棄的垃圾之中。
但即使您們死了, 上帝也會給你們榮耀, 因為祂帶領你們到這片土地來, 又不知為何給了你們統治紅人與土地的權力。
這樣的命運對我們來說真是難解。 尤其當野牛被屠殺, 野馬被訓服, 當森林中最隱密的角落也充滿了人味,原始的山陵景觀被電話線所破壞時, 我們真是不明白啊!
叢林哪兒去了? 消失了!
老鷹哪兒去了? 不見了!
美好的生活已經結束, 殘喘求生的日子開始! 

資料來源:http://home.kimo.com.tw/hsipmt/seattle.html


P.S這本書讓我想起爺爺在我小時後時常繞著他的身邊聽他述說古老的傳說及鄒族紀事的回憶! 爺爺常說:大自然就是我們的冰箱!



創作者介紹

yulunanabaicu

yulunanabai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