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 來自靈魂的觸動~第二屆中華汽車原住民文學獎-得獎者作品 / 名單 -塔山下永遠的部落

來吉村,是特富野社鄒族人游獵而構築的聚落,成立迄今已至少200年。來吉位於阿里山鄉的北邊,東依塔山之下;「塔山」為傳說中鄒族的聖山,也是鄒族人死後靈魂的歸宿,塔山雄偉且帶著神秘的面貌,昂然矗立在來吉部落,像似守衛者的堅強氣勢守護著部落的生命延續。

  1999年9月21日凌晨,一陣天搖地動的世紀大地震,震垮了來吉部落西北方的一座大山,整座山像是「移走」般地移入到河流,阻斷流水的去路而形成了聞名遐邇的「草嶺潭」,至今尚成了台灣中部熱門的休閒去處。然而,大地震造成難以計數的崩山、地裂,塔山仍然屹立不為所動,像是盡忠職守的衛兵,捍衛來吉部落的安危。而保守傳統觀念的來吉耆老也因此做了以下天真純樸的評斷:「就是因為塔山擋住了大地震的震波,才不至於讓我們的部落遭受災害啊!可見我們這個地方要成為『塔山下永遠的部落』」。

  來吉部落從最早五個氏族的遷居、繁延至今已增至十二個氏族,從部落歷史的脈絡裡,不難發現來吉部落一直持守著「以特富野大社為中心」的角色扮演。2001年5月5日,來吉部落舉辦一項名為「鄒族傳統Siuski註節慶」之活動,活動內容中充分表達了小社與大社之間的新時代互動關係。

  活動舉辦前二個月,由各氏家族代表群聚籌備,研商如何迎接自母社到來的家族。由於這傳統習俗因時代變遷的種種因素,已停辦將近半個世紀,使得部落裡的年輕一代根本就未曾聽說鄒族有這樣的傳統習俗,而如此的現象,看在部落耆老眼裡那種心急、憂慮的神情,可想知舉辦這活動將帶來的重要文化傳承意涵。因此,為了慎重起見,籌備工作期間,就不時地向母社頭目、長老請示,以求把握最真的文化意義。

  5月5日寧靜的清晨,因著村辦公處的清晰又宏亮的廣播聲音,揭開了當天活動的序幕,瞬間部落裡來往的車輛顯得愈來愈忙碌,穿梭在部落裡,從這家族往返到另一家族,不一會兒,部落各處炊煙輕飄,夾雜著豬的哀嚎聲,聽來雖刺耳,但這樣的景象是鄒族人快樂的心情而非殺戮的悲情,因為這些忙碌的背後,都指向隨後而來的各氏家族團聚喜宴。有些好奇的外來訪客,夾在幾名部落裡快樂的殺豬人,他們拿著攝影器材,捕捉豬的哀嚎、滿是鮮血的刀與雙手、利刃劃過豬身、開腸破肚、分屍等鏡頭,其他遠從台北、台中等都會區的訪客則立於旁,當面部表情一副慘不忍睹之時,既可知其對當地文化習俗的陌生,見他們在一旁紛紛詢問那些正興高采烈的殺豬人:「唉唷!你們就是這樣殺豬的?」

  「對啊!要不然你們都用電死的?那樣不好吃的啦!」一位鄒族人回答他。

  一個簡單的對話,說明了文化上認知的差異,原住民聚落與多元文化社會的往來所造成的衝擊或融合,往往把處於弱勢的部落那種原有的社會結構、共識的生活倫理規約制度、對自己文化的價值觀…….等,皆因主、客觀之因素予以瓦解。Siuski活動為鄒族重要的傳統文化活動,乃特別注重在鄒族大社與小社之互動,因時代變遷而疏於辦理;甚至已經漸漸被現代鄒族人所遺忘,導致家族之間的關係漸行漸遠,鄒族人對自身認同的定位也愈來愈模糊,對於文化保存的價值觀未臻達到提升的效果,鄒族社會結構的未來著實令人憂心。所以,重現此Siuski活動,也是象徵鄒族人為抗衡異文化的不斷侵蝕之下所表現出的積極行動。

  上午大約十時許,活動的會場已經匯集了人群,而人群所見到穿著鮮紅的鄒族傳統服飾的人越多時,就知道活動即將正式開始。開幕的儀式將以種植赤榕(鄒族神樹)並恢復pa'momxtx(聚落守護神)揭序;因為守護神是附身於神樹上,而神樹必種植在聚落的出入口處。待特富野社頭目、長老及各家族代表的男丁都到齊後,隨即以步行前往距離部落約一公里處(即來吉往特富野的昔時步行古道出入口),抵達後,立即由頭目指示儀式的進行,先是手牽著手圍繞在神樹,同時開始吟唱”迎神曲”,看著他們吟唱的專注神情,以及小心翼翼地種植神樹的舉止,他們是多麼認真地期待部落的永存啊!儀式進行約三十分結束,所有人回到部落的會場。

yulunanabai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